连续四年出现亏损,雷蛇该如何撑起“电竞第一股”?
2020-03-25 15:21:43
  • 0
  • 0
  • 0

3月24日,雷蛇公布了其截至2019年12月31日的全年财务报告。从财报来看,2019年雷蛇营收保持了15.2%的同比增速达8.208亿美元,创历史新高,但低于市场预期;亏损也在同比收窄,好于市场预期。从核心数据来看,雷蛇这份财报喜忧参半。

连续四年出现亏损,雷蛇该如何撑起“电竞第一股”?


作为“电竞第一股”的雷蛇,名号在游戏圈里可是响当当的,从外界赋予的“电竞界的爱马仕”名号便可窥得一二。近年来,雷蛇试图从高端小众的硬件品牌厂商向软件服务提供商转型,试图建立自身的游戏生态,并在金融科技领域也有布局。这份财报呈现出的业绩增长状态,还是可以看出也雷蛇不错的市场战斗力。

2019年亏损同比收窄13.19%的现象,倒也透露出了一定的积极信号,不过,到底还是未能摆脱亏损的困扰,侧面反映出雷蛇在转型过程中仍存在相应难题。实际上,雷蛇目前在多个领域的业务试水也体现了雷蛇背后的焦虑。从这份最新财报,我们或许可以挖掘到一些值得关注的价值点。

营收同比增15.2%创历史新高 但毛利率创新低且亏损依旧

数据显示,期内营收同比增15.2%至8.208亿美元,低于市场预期的8.423亿美元,但创下营收新高。在财报的主席报告环节,雷蛇将旗下业务划分为“核心业务”与“增长动力”两块。

核心业务包括雷蛇起家的周边设备,比如鼠标、键盘、耳机等外设、电脑系统(笔记本电脑)以及基于硬件的软件开放平台与Razer Gold虚拟信用积分平台。其中,硬件收益同比增长16.0%至7.14亿美元。为美国排名第一的游戏周边设备品牌,在欧洲、亚太地区及中国的市场份额均录得强劲增长。

软件截至2019年12月31日,总注册账户同比增长44.6%至约8,000万个,主要是受软件产品组合强劲增长所带动。RAZER CHROMA™ RGB连接设备计划共与40个品牌达成合作关系,其中包括AMD、Ducky、MSI、Thermaltake,涉及超过500个RAZER CHROMA™ RGB 的连接设备。服务业务日益壮大,收益同比增长55.2%至7.7千万美元,占集团毛利接近20%。Razer Gold虚拟信用积分平台目前有33,250项电子娱乐内容,新游戏内容产品包括《龙之谷M:世界》等。

“增长动力”板块,则是被雷蛇视作未来营收潜在增长点的Razer Fintech金融科技业务、云游戏、电竞等。雷蛇也在财报中披露,2019年Razer Fintech产生付款总值约21亿美元,同比增长50%。

但从财报来看,截至2019年,雷蛇依然有超过86%的营收来自硬件业务,毛利率超过40%的软件及服务业务规模尚小。

从毛利率的角度来看,2019年雷蛇整体毛利率为20.48%,不仅低于市场预期的25.47%,同时也是2016年以来的新低。但在毛利率创新低、毛利润下滑的同时,为避免期内亏损扩大,雷蛇选择了严格控制营业费用,2019年度营业费用率为31%,创2016年以来新低。

因此,2019年雷蛇净亏损同比减少收窄至8420万美元,低于市场预估的6280万美元,是雷蛇在缩减成本严控费用取得的结果,值得一提的是,这也是雷蛇公布财务数据以来的第四个年度亏损。

综上来看,雷蛇2019年的业绩报告并不乐观,营收虽然获得不错的增速,亏损也有所收窄,但营收并不及市场预期,且亏损的收窄是雷蛇为了避免亏损扩大对费用进行严格控制的结果。从财报来看,雷蛇面临的挑战不少,具体我们或许从以下几个方面来解读。

电竞行业快速崛的背后 营销成本走高且毛利率却持续下滑

从财报来看,雷蛇2019年营收同比增15.2%至8.208亿美元,可以说营收方面保持了不错的同比增长,但业绩的增长并没有改善起毛利率。反而,在2019年雷蛇的整体毛利率还创下了2016年以来的新低且不及市场预期。

电竞第一股的雷蛇究竟是怎么了?实际上,近年来的电竞行业正在迅速崛起,作为全球领先的电竞品牌之一,雷蛇支持一些顶级战队在美国、欧洲及亚太地区(包括中国)的各大电竞项目中竞赛。2019年,雷蛇成为东南亚运动会的官方电竞合作伙伴,这也是电竞发展的历史时刻。在高峰时期,雷蛇的直播平台获得2,000 万浏览次数,并有90,000 人同时收看。

但雷蛇面临的竞争对手也越来越多。电竞在2003年就被国家接受认可为正式体育运动项目之后,便获得迅速发展。经过2018年度的电竞大热年之后,赛道上对手也越来越多。从国内市场来看,除了腾讯电竞、苏宁、阿里体育,还有各大直播平台的加快布局,比如斗鱼、虎牙,这对雷蛇无疑造成了相应的影响。有数据预计2022年国内将会有4.3亿电竞用户,这意味着近1/4的中国人都在关注电竞。若按市场营收规模来算,2019年全球电竞市场营收共计7.8亿美元,美国市场目前仍以37%占比位居第一,中国以19%的占比位居全球第二。这反应市场空间巨大的同时,也表明了行业内竞争的巨大。

随着行业竞争在加大,雷蛇在营销成本方面的投入也在不断走高。2019年上半年,雷蛇的销售成本同比增长44.5%至2.82亿美元,远超当时30.3%的营收增速;毛利同比4.8%至7567.3万美元,毛利率大幅下滑7.8个百分点至21.2%。在本就处于亏损的基础上,这是一个值得担忧的问题。


连续四年出现亏损,雷蛇该如何撑起“电竞第一股”?


据雷蛇此前的业绩报告来看,2014年至2016年,雷蛇营收分别为3.15亿美元、3.20亿美元及3.92亿美元。除2014年实现净利润2033万美元外,2015年和2016年净利润分别亏损2036万美元、5933万美元。2017全年雷蛇实现营收5.18亿美元,同比增长32.1%,但同时亏损1.66亿美元,经调整后亏损仍有3180万美元,且毛利率只有29.2%。2018年的中报则显示,期内营收增长38.5%至2.724亿美元,但亏损金额仍有5360万美元,毛利率也只有29%;2019年20.48%的毛利率更是持续下滑。想要盈利。雷蛇似乎还有不短的一段路程要走。

加之,不断走高的营销成本将进一步影响雷蛇的盈利能力。随着行业竞争在加大,雷蛇却在严格控制营业费用,2019年度营业费用率为31%,创2016年以来新低。

费用投入大幅减少的背后 能否把握云游戏概念飙升带来的机遇?

财报显示,云游戏作为雷蛇生态系统中的重要组成部分,雷蛇对这一领域较为重视。在去年的中期报告中雷蛇也表示,“云端游戏出现,将改变人们参与游戏生活方式的途径,属令人振奋的发展。雷蛇处于这转型的核心位置,也是唯一一间公司于个人计算机、主机及手机三大现有主要垂直领域中拥有以玩家为中心的硬件、软件及服务的生态系统。”

从云游戏的行业市场来看,据Newzoo预计全球云游戏用户规模将从2020年的7.3千万人,上升至2022年的1.25亿人,释放出庞大的市场规模。据Newzoo对整体互联网用户的分层可以看到,未来云游戏潜在的用户数量远远不止这个规模。可以预见,未来在能够提供可行服务区域内的8.42亿玩家都是潜在的云游戏用户。随着云游戏概念的飙升,在5G的主助推之下,2020年云游戏注定会迎来爆发,雷蛇或将受益于云游戏的崛起。

雷蛇与腾讯的合作,也显示了其对云游戏领域的不小野心。前不久,NewZoo发布的最新《2020年移动手机展望》报告显示,移动游戏外设和输入设备在2020年成为越发突出的发展方向。这其中,随着云游戏和交互游戏的发展,越来越复杂和高质量的游戏将在2020年出现,消费者对更精确的输入,如手柄、鼠标以及键盘等和通信如耳机的需求有望推动外围设备迎来新的爆发点。

这种需求的爆发不单单体现在主机外设上,同样催化了移动外设更新的需求爆发。2019年10月,雷蛇推出新的游戏手柄产品Razer Junglecat,可用于手机和PC平台的两用双翼游戏手柄,也表明了其已经加快了云游戏领域的布局。

不过,这对于雷蛇而言,仍有需要警惕的方面。一方面,受益于云游戏的崛起,多个平台兼容的外设有望成为外设行业的新趋势。目前,雷蛇推出了Junglecat手柄,以支持手机上的云游戏。但苹果和微软也早已瞄准这一领域, 苹果已经在其设备中增加了PS4和Xbox外设的兼容性;微软目前正在试验用于手机和平板电脑的类似Switch的Xbox手柄。这意味着,在充满想象的空间下,来自巨头们的竞争不容小觑。

另一方面,云游戏本质上利好内容研发商。在云游戏场景下,玩家不需要具备强大图形运算和数据处理能力的游戏终端,其设备只需要具备基本的流媒体播放功能和向云端服务器发送指令的功能即可。随着云游戏时代的逐步临近,游戏行业更偏向内容精品化,头部的内容研发商优势将会放大,而像雷蛇这样的硬件提供厂商的竞争力反而还会有所下降。

财报中显示,在毛利率创新低以及毛利润下滑的同时,为避免期内亏损扩大,雷蛇选择了严格控制营业费用,2019年度营业费用率为31%,创2016年以来新低。很有可能在研发费用方面也进行了缩减。这对技术要求不低的硬件设备商而言,并不是一个好事情。如今,云游戏市场的机遇已经出现,雷蛇能否在巨头们加码的市场真正取得一席之地,还有待市场验证。

“数字银行”竞赛升级 这会否成为雷蛇的突围方向?

步入2020年,雷蛇一则关于进军数字银行的新闻让其连续两年下跌超七成的股价有了变动。

今年一月份雷蛇表示,旗下金融科技分支Razer Fintech已提交有关新加坡金管局颁发全数字银行牌照的申请。据悉,Razer Fintech是和昇菘控股及其他业者组成财团,联手申请新加坡的全面数码银行牌照,若财团成功获得执照,将设立RazerYouth Bank,总部将落户新加坡。

据新浪财经显示,受此消息影响,公司自2017年11月13日上市以来一路跌幅已经达到73.05%的股价,于2019年1月2日迎来8.66%的跳空高开,盘中一度冲涨至13.39%,最终收涨定格在开盘的8.66%,当日3526万股成交量和4934万成交额,较前一个交易日扩大了近40倍;1月3日,公司继续以2494万股的高成交量继续冲高。

虽然,在1月6日,雷蛇股价录得-5.04%的大幅下跌,基本抹除了前两个交易日资本的成果,但至少可以看出,雷蛇进军数字银行引起了资本市场的关注。


连续四年出现亏损,雷蛇该如何撑起“电竞第一股”?


雷蛇的这一举动,是瞄准了东南亚市场在金融科技领域的巨大发展潜力,企图通过在千禧一代中建立的品牌优势、全球布局及电子支付平台,Razer Fintech将通过建立全球首家青年银行,使其金融科技领域扩展至数字银行服务,以此来拓宽自身生态体系。

不过,事实是,新加坡的数字银行竞赛正在升级,就算雷蛇申请成功获批,同样面临巨大压力。截至目前,东南亚出行巨头Grab和蚂蚁金服均在向新加坡数字支付行业进军。此外,新加坡银行业长期以来被本地的三大银行巨头主导,包括星展银行,华侨银行和大华银行。

综合看来,雷蛇的这份财报表现一般,营收增长的同时并未带来毛利率的多大改善,难以提振投资者信心。目前来看,进军数字银行也并不见得会是一条多么平坦的道路,股价上一扬一挫的变化也反应了投资者们的怀疑态度,归根结底投资者还是要看其盈利能力如何。对于其未来的走势,港股研究社也将持续关注其未来发展。

本文来源:港股研究社(公众号:ganggushe)旨在帮助中国投资者理解世界,专注报道港股企业,对港股感兴趣的朋友赶紧关注我们。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